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百八十七章 放过自己

裳锦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感受着身边男人温热的臂膀,一时间有些羞愧。自己究竟是着了什么道,怎么就和何新琰做了这种事情?

可是昨晚那种状况,也不完全是何新琰逼迫的,她自己也很享受。昨晚的他极尽温柔,十分有耐心,一步一步地引导着她掉进情欲的泥沼中,无法自拔。

裳锦想要先起身,这一动,身侧的人也醒了过来,本就环着她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一些:“醒这么早做什么?再睡会儿,下午才回去呢。”

“我,我想洗个澡。”

何新琰一下子来了精神:“一起洗?”

裳锦胳膊肘顶了顶他:“有病啊?不要。”

“那你就别想起了。”

“别闹了。”

男人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裳锦,我们不玩假扮情侣的游戏了,真交往吧。”

“你做什么梦呢?”

“你不答应我就做到你答应为止,反正时间还很多。”

他说着就要扒她身上仅剩的一条丝质睡裙,被裳锦一下子摁住手背,无奈地看着他得意的嘴脸:“流氓!”

裳锦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梳洗穿戴好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她。

裳锦一下子扯过被子来把自己包成了个粽子:“几点了?你怎么都不叫我?”

“看你睡的那么香,舍不得叫醒你啊。”何新琰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觉得好笑,忍不住调侃道,“还遮什么,该看的都看了。”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我不出去你也可以换啊,我刚已经跟我爸说了,回去我们就先订婚。”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朝她走过来,然后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么请问裴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嫁给我?”

裳锦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直冲上了头,一把推开他:“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嫁给你了?别胡说八道。”

“是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昨晚的事吗?”

裳锦实在是不知道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羞红着脸推开他:“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出去。”

“好!”何新琰居然乖顺地打开门直接出去了。

裳锦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是这么随便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跟他做了,而且还是第一次。她想到了江潭,突然又觉得委屈起来,把头埋进膝盖里泪如雨下。

不可能了,她和江潭这辈子再也不可能了。

那个曾和她一起追星一起看球一起逃课的笑容干净爽朗的少年,手肘一侧闭着眼打盹的那个少年,对着课本抓耳挠腮的那个少年,在炎热的夏日里肆意挥洒汗水的那个少年,其实从来都不属于她。

未来他可能属于任何一个人,却再也不可能是她的了。

她也要学着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临近傍晚,裳锦才回到家,并且何新琰也十分脸皮厚地跟着她进了家门。

裴续听说何新琰晚上可能会来家里吃饭,便推掉了晚上的应酬特地早回了家,杨霖也是从下午接到电话就开始准备晚饭了。

裳锦只觉得疲惫不堪,这出去看似是度假,还不如让她在家里好好躺上三天呢。见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何新琰也没再打扰,吃完饭就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送走何新琰之后,杨霖还特地跑到裳锦房间训了她一顿,无疑是要她对那位金龟婿态度好点,裳锦翻了个大白眼,随便敷衍了几句,便把杨霖推出了房间,锁上门,直接躺床上睡觉去了。

天气依旧干燥而又寒冷,假期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更加让人觉得崩溃。

余霏刚出了单元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等着自己,心中不禁涌上一丝甜蜜。

余意紧接着也从单元门里钻出来,看见眼前的一幕,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朝沈南行弯了下腰,余霏看得直想发笑。

余霏冲他背影嚷了句:“晚上回来吃饭吗?”

“不了,有约了。”

这下轮到余霏愣住了,这小子能和谁约啊?沈阔现在又不在的,他还能约到谁啊?

直到南行发动了车子,她仍旧在思考这个问题。

接下来这一整天,她都困在这问题里出不来,心里一千一万个疑惑。给余意发过去的消息都石沉大海似的,没有任何一个字的回复。

快下班的时候,南行倒是给他发了消息,说晚上有个应酬,晚点再去找她。她刚回了句好的,新的消息就蹦了进来。

裳锦说,我和何新琰正式交往了。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