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百七十九章 抚养权

左手边是南行,对面是余霏和小筱。那孩子好像和余霏特别合得来,余霏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十分配合地咯咯直笑。

易灿和南行点了酒,互相碰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原来易灿早就已经跟小筱妈妈提了离婚的事情,两人目前也是分居状态,但是考虑到家里长辈没那么快能接受这件事情,所以都一起瞒着家里,就说是工作调动,暂时需要异地。

万一离婚,易灿妻子是很有可能要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毕竟从血缘上来讲,易灿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而且自己患有抑郁症,这一点也会比较不利。再者说,易灿也不想因为离婚的事伤了长辈的心。

一想到父母可能会知道真相,他就焦虑不已。

余霏正在给小筱喂饭,一直东张西望的小朋友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整张脸都笑成了一团,坐在宝宝椅上左摇右晃,小腿在下面乱蹬着,奶声奶气地叫着妈妈。

孩子稚嫩的声音却让在场的几个大人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原本笑嘻嘻挽着一个大约一米七出头的中年男子手臂的时髦女子,在他们身边停下来,一时间尴尬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余霏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子一番,女子身材娇小,似乎还不到一米六,穿着件玫红色的紧身包臀毛衣裙,凹凸有致,外面搭着件灰色的毛皮马甲,脚上蹬着双豹纹毛毛鞋,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余霏只觉得莫名有些油腻。

小筱似乎看出了周围不太妙的气氛,也不嚷嚷了,低着头用勺子舀着碗里的饭,还时不时地抬头瞄一眼易灿和妈妈。

易灿根本懒得看她,一直低垂着头。

不用说,这中年男子一定是她的老相好了,余霏没好气地瞟了眼男人,实在是不明白这女人是怎么想的。

“小桦,这些都是你朋友?”

南行笑了笑,早已放下手里的筷子,抱着臂往后靠在椅背上:“朋友?这我们可不敢当。”

那男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初次见面,我是艾桦的朋友,也是她上司。”

可是并没有人接他的话茬,一时间,气氛十分僵硬。

“艾桦,你走吧。”易灿突然开口,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小筱在旁边急的一副要哭的样子:“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艾桦看了眼小筱,眼神流露出一丝不舍,但转瞬即逝:“妈妈,妈妈工作很忙,等忙完就回去。”她本想伸手捏捏女儿的脸,却又怕碰到她反而徒增不舍,所以极力压抑自己。

“妈妈。”小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点哭腔,努力压制着,嘴角撇了又撇,却始终没有哭出声来,看得人实在心疼。

“你快走吧。”易灿突然双手狠狠拍了拍面前的桌子,引得周围几桌人纷纷投来注视的目光。

“你,好好照顾小筱,我安顿好了就来接她。”说完这句话,她拉着身边的中年男子快步离开,头也不回一下。

小筱眼眶里泪水不停地打转,眼神一直紧紧地盯着艾桦的背影,又偷偷瞄了眼易灿,抬手擦了擦眼镜,最终还是没忍住,一下子爆发出来,放声大哭,余霏看得心都碎了,赶紧把她从宝宝座椅里抱出来,紧紧搂进怀里,用手不断拍着小筱的背,轻声安抚着。

易灿坐在对面,听着女儿的哭声,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一场不适合的婚姻所带来的不幸,真的要比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孤独寂寞来得更加难受。

南行拍拍易灿的肩膀:“易灿,你要振作起来,我一定会帮你争夺小筱的抚养权。”

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把事情搞到如此地步,就算不是很喜欢那个人,但努力去维系一个家庭还是可以的。可如今,现实却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事情落到如此地步,他要负一大半的责任。他承认,自己婚后确实一直有意冷落艾桦,但是如果让他违背自己本心对她好,自己又会很痛苦,所以才一直选择逃避的方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