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进入内城的办法

敖烈知道这时候不是辩解的时候,连忙和宁川收拾了一番,三人趁着夜色消失在了街口。

重新换了一家客栈之后,敖烈一脸灰败的坐在椅子之上,宁川看着这家伙正饱受内心的折磨呢,走上前拍了拍敖烈的肩膀道:“没事的,九尾天狐族本就以谋略出名,你被他们发现也是正常的。”

敖烈看着宁川道:“兄弟,你说咱两的事情该不会让人发现了吧?”

宁川一笑:“都说了没事的,谁不知道九尾天狐族的九神果是天地顶级的宝药,九尾天狐族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大动干戈的。”

被宁川这么一说敖烈的心中方才好受了一点。

昏暗的房间中一点烛火摇曳,旁边的玲珑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不过宁川却眉头紧锁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快要熄灭的烛台怔怔出神。

这件事情绝对不像他跟敖烈说的那么简单,为什么一群人这么巧的就说出关于九神果的事情呢,而且还跟踪到了客栈之中。

想到这里宁川的心中越来越不平静了,虽然那具尸体被他和敖烈处理了,可是他心中依旧有些不放心。

轻手轻脚的推开窗户,回头看了一眼在梦中呓语的玲珑,身子化成一缕白烟飘散出去。

走在街道两侧的阴影之中,宁川快速的接近白天所居住的客栈的位置,找了一处较为隐蔽的角落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

希望不要像他猜测的一样。

时间流转,很快月色更加的皎洁,半空中璀璨的星辰明灭不定,骤然间一直闭目不动的宁川睁开了双眼。

身子融入进一侧建筑的阴影之中,整个人蛰伏了下来,因为在他面前有着数十道身穿黑袍的人向着客栈的位置快速的接近。

这数十道人影身披制式黑袍,黑暗中宁川清晰的看见这群人的黑袍的袖子位置绣着一头小巧的白狐。

“狐卫!”

宁川心中一惊,他和敖烈来之前对九尾天狐族做了详细的了解,一般的人在九尾天狐族里面只能成为普通的士兵或将领,而真正有机会在重要人物身边的便是被称为狐卫的队伍。

没想到一件小事情居然招来了数十名的狐卫,而且这群狐卫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低于九星真神。

“统领,什么也没有发现房间里面的人早已经走掉了!”

“知道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撤!”

领头之人低喝一声身子快速的掠出,当此人头顶的帽兜被风吹动之时露出了半张面孔,而另一旁的宁川看着那半张脸眉头一簇,他居然遇见了熟人。

不是别人正是狐煞,没想到当初被他用石碑打成重伤之后居然在这里遇见他了,而且观他身上的气势居然隐约有着快要破入天神境的感觉。

宁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真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他,而起看样子他还是狐卫的统领,稍微理清思绪之后,宁川回到了客栈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上宁川便带着敖烈几人再一次换了客栈,看着宁川什么也不说敖烈级的满头大汗:“兄弟,你就告诉我是不是我暴露了!”

宁川看了眼敖烈点了点头。

敖烈猛然一拳打在墙壁上道:“我就知道,那这一次我们怎么办?”

宁川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没事的,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重新搬到新的客栈之中后宁川看着敖烈道:“想要进入摘取九神果必须进入内城,凭你我二人想要进入内城势如登天,所以还得找点熟悉的人啊!”

“老白!”宁川和敖烈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当初老白和两人分手的时候留了地址,说到了青丘古城一定要去找他喝酒去。

宁川和敖烈收拾了一番,装作拜访的样子便出了客栈,玲珑也知道这种事情带上自己反而不好,所以也没有非要嚷着去。

看着周围的景象敖烈深吸了一口气:“看样子这老白要比你我二人想的富啊!”

这地方宁川昨天白天的时候曾经来过,正是那靠近内城的高墙深宅,不过位置要距离内城比较远,而且周围的稀稀疏疏的也有些行人。

敲了敲面前的门,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来了!”

只见一名年纪极大的老仆从里面探出脑袋看着宁川和敖烈二人道:“不知两位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宁川上前道:“这里是狐白川的家吗?我们是来拜访的,你就说是商船上面的客人就好了!”

老仆也知道自家主人是干商船这一行的,立刻点了点头快步回去禀报了。

两人没等多久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里面传来:“哈哈哈,我就知道宁兄和敖兄两人会来找我的!”

老白的身影从里面走来,看着敖烈和宁川恭敬的抱了抱拳,敖烈一笑:“老白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老白晃了晃自己的胳膊道:“已经好了许多了,走走,进入说话站在外面干什么!”

落座之后老白对着身旁的老仆嘱咐道:“准备些酒菜,把我上次从玄狐星带来的陈酿给两位兄弟拿来尝一尝!”

随后转过头看向宁川二人:“这一次可要好好尝一尝那陈酿,平时我还不舍得拿出来呢!”

看着房间里面的陈设敖烈打趣道:“老白,你这可不像是船老大住的地方,没想到你住的地方还这么好!”

老白一笑:“还行吧,再怎么说我也是掌控一条星海商船的,主脉那面需要运送什么贵重物资或者是修行资源都是用我的这条商船,要不然我也不能住在这里。”

宁川和敖烈相视一眼,看样子老白在九尾天狐族里面还有一些地位。

很快酒菜上齐了,老白开始不断地张罗两人喝酒,一时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要说喝酒宁川不行可是敖烈确实一个顶三,不到一会的功夫老白就已经醉眼朦胧了。

这时候宁川开始把话题向着内城引去:“我刚才来的时候看见这青丘古城的里面怎么还有一座城,而且守卫森严的样子,那是什么地方。”

老白一听喝了一口杯中酒水道:“那可是内城,就是主脉那群人居住的地方。”

“你去过没有?”敖烈相当有眼色的问道。

“没,没有进去过,内城一般很少让人进入,别看我给主脉运送东西,可是说白了就是给人家跑腿的,所以我可没有资格进入内城里面。”

宁川闻言故作惋惜道:“哎,真是可惜,还想见识一下传闻中的内城呢!”

老白一听面色一动神神秘秘的凑到两人的面前道:“你两还真别说,我还真有办法进去。”

“哦,什么办法?”宁川心中一喜。

老白:“三日之后要在内城举行天狐大祭,听说好像这一次邀请了外城的各个名流还有商贾贵人,其实每一次天狐大祭都是内城举行一遍然后在外城主持一遍。”

“可是这一次因为天龙族的入侵,所以内城那面决定要邀请外城的一些人到场,其实也就是给底下的人做个样子,稳定民心罢了,帝王手段!”

敖烈看着宁川的颜色立刻举起酒杯道:“来来,喝酒!”

两人推杯换盏,这一次敖烈绝对是出了大力了,两人丝毫没有用修为化解酒力。

那面敖烈已经脱光了上衣露出了浑身的肌肉,面目通红的举杯,而老白更是不堪,身子快要化作一滩烂泥的模样趴在桌子上面。

看着宁川不说话老白晃晃悠悠的举着酒杯道:“宁兄,商船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了,我老白在这里谢过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说一声,只要我老白能做到的都给你办了!”

宁川回敬:“那就多谢川兄了,其实还真有个事情想要麻烦你!”

老白举着酒杯看向宁川:“兄弟,说什么事情!”

“你也知道我二人算是护卫,其实是我家大小姐这几天非要哭着喊着进入内城看一看!”

老白想起了二人还带着一个小丫头呢,听闻宁川此言老白直接把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没问题,内城那面也给我送了一张请帖,到时候我可以带两名护卫。”

“再说了小丫头也是魏老的子嗣,所以这件事情包在老白我的身上!”

说着,一口将杯中的酒水仰头喝尽,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着已经完全喝醉的老白宁川唤来了老仆,让他把老白扶去休息,然后他们二人便告辞了,改日再来叨扰。

回到客栈之中敖烈一脸兴奋道:“我没想到这件事情这么顺利,你我二人就可以进入内城了,到时候拿到九神果!”

说到这里敖烈已经完全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喜形于色。看着敖烈的样子宁川摇摇头:“先不要得意忘形了,准备的东西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敖烈胸膛一挺:“放心吧,族里面的宝库都快让咱两翻了个遍,都是能用的好东西!”

这时玲珑抬起头看着宁川道:“这一次是不是依然不带我啊!”

宁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一次却是很危险,不过到时候拿到九神果了先让你尝一尝好不好吃!”

“哼!”

玲珑直接转过头留给宁川一个小后脑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