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002调戏,傲骨不凡

小姐,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过了今天你就是洛王妃了。

小姐,小姐,你可是未来王妃呀,你怎么能抛下洛王走呢。

小姐,奴婢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这一走,你让婉音怎么办呀!”

声音之大,响彻整个皇城城门上空。

就像是故意的一般!

什么?今天大婚?

未来的洛王妃?

众人惊呼道!

一双双眼睛,闪着狂热的光芒,看着凤轻尘,一个个在脑中幻想着,这官家小姐悲惨的命运。

阶级的差别,让平民百姓对于皇家贵族,除了尊敬,还有厌恶。

看到一个官家小姐下场凄惨,能让一般的百姓,暗自乐呵好几天。

该死!

凤轻尘飞快的回头,看着跪倒在地的小丫鬟,想也不想,一脚就踹了下去,大声的对旁人道:“谁让你胡言乱语,把脏水泼给凤小姐的……”

她必须把事情撇清。不然凤轻尘这三个字,就真的成了耻辱的代名词了,她顶着这个名号,在这个时代绝对没有好下场。

被人押着浸猪笼都是小事。

“咚……”的一声,婉音摔倒在地,嘴里却依旧不依不挠地喊着:

“小姐,轻尘小姐,婉音没有……没有乱说呀。”

“你就是凤小姐,凤轻尘,今天就是你大婚的日子呀,婉音没有撒谎。小姐,你怎么就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呢?小姐,婉音求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事怎么办呀,小姐你不能丢下婉音呀……”

呜呜呜,说完就趴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么一来,让围观的人对凤轻尘更加的厌恶,不着痕迹朝凤轻尘走来,把凤轻尘围在中间,不让她走。

谁让她欺负丫鬟的。不管谁对谁错,平民百姓遇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莫名的英雄主义,同情处在弱势的人。

明显,小姐与丫鬟相比,丫鬟就处在弱势地位,而且与他们的身份相近。

“混蛋……”凤轻尘想也不想,又是一脚踹下去。

这丫鬟居然在紧要关头出卖她。

凤轻尘,你身边到底养的什么人呀。

养条狗也会护主呀,你养个丫鬟关键时侯却出卖你。

“什么?凤府千金?”不知谁又大声叫了一句,一时间围过来的人更多了……

凤轻尘抬头,看到四周的人群,发现不远处守城的士兵听到婉音的咆哮,冲了过来,心中暗叫糟糕。

凤轻尘再次转身准备离去,绝对不能让世人知道她是凤轻尘,这事一旦闹大,她不想死也得死了。

可是,来不及了……

婉音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爬上前抱着凤轻尘的脚:“轻尘小姐,轻尘小姐,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礼怎么办,洛王怎么办,我们凤府上下的仆人怎么办……”

那样子,活脱脱一个悲苦的小丫鬟。

凤轻尘就是欺负下人的恶主。

“婉音,我待你不薄。”凤轻尘咬着唇道,刚刚她不是叫这个丫鬟一起走吗?

关凤府上下什么事,整个凤府上下不就是她们主仆二人吗?只要他们走了,就没事了,一个空壳的凤府,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们留恋的。

这个丫鬟明明有二心了,还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实在可恶。

之前那凤轻尘是有多笨来着,自己身边的丫鬟有二心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而此时,凤轻尘想走也走不了,守城的小兵已将凤轻尘拦了下来,同时将婉音拉开,一个小头目不怎么确定的道:“你真是凤小姐?”

毕竟凤轻尘这个样子很是狼狈,上半身露出来的肌肤,全是吻痕。

青青紫紫的好不骇人!

“我不是。”凤轻尘摇头,想也不想就否认。

“不是的,不是的,小姐,我家小姐就是凤府千金凤轻尘,未来的洛王妃。”婉音却继续拆台。

“这……”守城小兵一时间也是莫名其妙了。

这面前要真是官家小姐,这事就麻烦了,他们惹不起。

而就在此时,一辆马车从城内朝凤轻尘的方向驶来,所到之处,众人皆闪避开。

马车内,传来一个粗哑的男声,言词放荡而下流:

“凤府千金?我看是骗子吧,今天可是凤府千金与洛王殿下大婚的日子,你怎么可能是凤府千金。”

“严公子,是严公子,今天这个美人要倒霉了……”有人听出了马车内人的声音。

“严公子是谁呀?”

“严公子你都不认识?京城府伊严大人的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恶霸,仗势欺人,欺男霸女,无恶不做呀……”

凤轻尘的耳边传来了小声的嘀咕声,守城的小兵,也顾不得确定凤轻尘的身份了,屁颠屁颠的上前。

凤轻尘不管是真是假,都是一个失势的女子,而这个严公子,可正当红呢。

官差谦卑而讨好地行礼:

“严公子……”

“嗯……”马车内的男子,傲气地应了一声。

车帘被掀开,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脚步虚浮,身形肥胖,肥头大耳、双眼浮肿的男人,在仆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这人一身酒气,摇摇晃晃地朝凤轻尘走来:“凤家千金?让本公子来验验是真是假。”

说话间,一只咸猪手,就轻佻地朝凤轻尘的脸上摸去,一张猪头脸就往凤轻尘的脸上看。

酒臭味混着胭脂水粉味,朝凤轻尘袭来……

“啪……”凤轻尘退了一步,一巴掌将这严公子的手打了下去:“公子,请自重。”

“自重?哦呵呵,你怎么知道公子我有没有自重,要不,姑娘来试试?让本公子压一压,你就知道本公子有没有自重了。”

被凤轻尘打了,这严公子竟是半分不恼,不仅如此,反倒伸起舌头,把凤轻尘打的那个地方给舔了个遍,那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么的猥琐。

凤轻尘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人,怎么可以恶心到这种地步,这古代的官家子弟,也太张狂了。现代那些官二代虽然同样嚣张,但表面上还会掩饰了一下。

“果然,果然是美人呀,这手心的汗都是香的。一大早收到消息,说是城门口有个漂亮的小娘子,等着本公子来解救,果不其然呀。尤物,绝对是尤物,比那夜宴楼的青青姑娘还要媚上三分。”

什么?凤轻尘一愣,压下心中的恶心,问道:“有人通知你来?”

一环扣一环,果真是好,果真是好呀,看样子,今天她今天是走不了。

先是婉音,又是这严公子,这些人是要她名声败坏而死吗?

严公子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点了点头:“当然了,没人通知,本公子一大早来这里干吗?”

“怎么?小娘子,跟本公子走吧,本公子保证不亏待你。不是要进城吗?走吧,有本公子在,在皇城你可以横走着。”

说话间,严公子一个扬手,身后的家丁立马上前,伸手就要拉凤轻尘。

围观的群众与两旁的守城士兵,却是如同没有看到一般,纷纷别开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