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5章 金针渡穴

在控魅大陆存在这一种特殊生命,它叫灵!

灵是由能量和灵魂组成的特殊生命。它存在于控魅大陆的各个地方,特别是人迹罕见之处。也正是因为灵是由能量和灵魂所组成,所以这也成为武者加速修炼的极好补料,能完全吸收一只灵,对武者魂和气的提升,那都是相当有利的,要是能吸收一个高级的灵。就是连升几阶也说不定。当然,前提是你能吸收的了,要不然灵魂和能量冲击,让你爆体而亡也很有可能。

灵,作为可以提升武者实力的存在,这也让大陆的人趋之若狂。有无数人散尽家财只是为了得到一只灵,也有无数的人为得灵而死于灵的手下。

如果有一只八阶灵出现,就算是武君级别的强者,也会倾巢而出,大肆争夺。这也可以想象,灵在武者心目中占据着多大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这样,有一种诡异的职业,让无数人向往和羡慕不已,那就是摄魂师。

灵是极具危险的生命,因为它完全由能量所组成,造就成扑捉十分困难,就算你的实力高他两阶,也不一定能对付它,这也让灵有价无市。

可是摄魂师不同,他们却能捕捉比自己等级还高的灵。可以想想一下,以灵在武者心中的地位,这样的职业,会多么让人羡慕嫉妒。更何况,摄魂师的杀伤力也极其恐怖,直接作用于精神上。

何况,摄魂师自己可以给自己提供灵的能量和灵魂修炼,修炼速度能不比别人快吗?!只是,要成为摄魂师的要求太高了,让无数人只得叹气不已。

灵的等级、实力和它的智力成正比。四阶灵其实已经具有一定智力了,这时称呼它‘魅’!

一见那在地上不断打滚的哀叫的男子,羿锋就明白,这男子强行吸收魅的能量被反噬了。嘴角不由多了一份讥笑。

没有足够的魂力,居然强行吸收魅的能量提升斗气,不被反噬才怪。人,太贪心了会遭报应的。

羿凯幕望着男子身上不断散发的红色能量,他也看出这是遭魅的能量反噬了。心中虽然疑惑左家小子怎么有魅这么珍稀的东西,但是也暗自发急了起来,人总不能死在自己的宴会上吧?!

“贤弟啊,这里你实力最高,你能不能帮左家小子压制住魅的反噬啊?”羿凯幕有些急噪的对布兰奇说道。

布兰奇摇摇头道:“你也明白,以你我的实力,压制他当然没有问题,可你也明白,这股能量根本不是他能吸收的,要是我们强制把其压制进他体内,魅的狂暴能量只会让他死得更彻底。除非我们能让这股能量消散在他体外。”

羿凯幕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宴会上,更何况是自己的寿宴上。

看着地上哀叫声音越来越小的左家小子,有人暗自着急,有人幸灾乐祸。羿锋故作苦恼的摇摇头:算了,虽然自己不想出手,可是谁叫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呢。额,虽然有一个原因是怕他死在自己家里不吉利,但这绝对,百分之百不是主要的。不信?!那我用买糕的上帝的名义发誓,主要原因是自己太善良了。

羿锋在心底狠狠的自夸了自己一番,在羿凯幕脸色都快青红的状态下,迈着步子,在众人的疑惑之中,蹲了下来,手一挥,手上出现几根金针,向着左家小子就狠狠的扎了过去。

“逆子……你干什么……”羿凯幕见羿锋的举动,心头大怒,恨不得把这捣乱的小子拉出去宰了。

可是,羿锋行云流水般在同一时刻就把金针全部打进左家小子的举动,让所有人包括羿凯幕惊呼出口:“金针渡穴?”

天啊!金针渡穴?!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会金针渡穴?!!金针渡穴虽然不是门绝学,可是懂且能使用的出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在医者中那都是举重若轻的人物。它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毛都没长起的小子手下?!!

众人睁大眼睛,死劲的盯着那打入左家小子身上的金针,望着那静立在身上的左家小子身上的金针,这时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这小子手法像极了金针渡穴,可却还不是。真正的金针渡穴,金针是旋转的,甚至自己会变换位置。可这小子的却是静立的。

众人发现这点,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也算很不错了,可是比起金针渡穴就差太远了。大陆之上,能做到这小子刚刚手法的,并不少!

布兰奇也松了一口气,要是一个半大的孩子都懂金针渡穴,那不是他能接受的,这样的事实想来没有几个人能接受。

不过,此时的羿锋望着左家小子,心中却多了一份不解:这小子身上怎么有‘天逆’的气息,哦,对了,刚刚父亲叫他左家小子。这就难怪!呵呵,要是天逆知道我救了这小子。怕是会气晕吧。也罢,为了你不找我算账,我就帮你一把。

想到这,羿锋的手轻轻拍了左家小子肩膀两下,就闪身离开。

“啊……”一声痛呼,所有人的心神这才拉了回来,一个个把目光转到左家小子身上。

这时,大家才发现,数根金针所立之处,一道道红色的能量从其身上泄露出来,左家小子的脸上的痛苦也慢慢的变弱。

布兰奇他们都看的出来,这泄露的能量是魅的能量,一个个在感叹左家小子好运的同时,对羿锋也多了一份疑惑。

羿锋这小儿子不简单哦,看刚刚的情况,他的医术并不低,低级医者虽并不受人尊重,可是一名高级医者,却比高级武者还受人尊重。毕竟,对将来可以救自己命的人,谁都想和他打好关系。只是,要想成为一名高级医者,那可是相当有难度的。大多数人,一生也只能停留在低级医者阶段。

看刚刚羿锋小子的情况,他似乎有成为高级医者的潜力。能成为高级医者,就算是武者,也可以随意招来做使唤。想到这,羿母脸上也绽放的笑容。

和他相反的是,羿凯幕却不以为然,高级医者可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要不然这个世界也就不会只有那么一些了。这世界上,实力才是保证。

要是羿锋知道羿凯幕所想,也会很是认同:只有真正的实力,才是别人敬畏的存在。敬畏自己的帮手,和敬畏自己拿是有本质区别的。所以,这片大陆,武者才是主流。

羿凯幕见左家小子的能量散的差不多了,脸上也没有痛苦的表情,这才想起自己消失五年的小儿子。

转头去寻找时,却发现秦依和他已经不见了。

羿凯幕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他哼了一声:今天我必须知道这小子五年到底去做什么了?!

“去,你去把你弟弟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羿凯幕望着羿流阴沉着脸说道。

……

“出来吧。你的跟踪水平真不怎么样?”羿锋没有想到,自己和秦依从家中出来后,就有一个人跟在自己身后。羿锋只得告诉秦依自己还有点事,叫她回院子等自己。

显然来人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被识破,他微微一愣之后,这才从一个拐角出走了出来。

“小子,不简单。你居然能发现我,你也不全是一个废物。”来人不大,大概二十五岁的样子,脸上虽然有点意外,可是其中的鄙视却掩盖不了。

“呵呵,是吗?那不知道你跟着我这废人做什么呢?难不成你有漂亮的妹妹要介绍给我不成?”羿锋调侃的望着来人,满脸微笑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来人眼中冒着寒光,怒瞪着羿锋,狰狞的说道。

“找死,那也要你有这个本事。”羿锋目光猛的一冷,看着来人不屑的说道。

“哈哈……”来人仿佛听到一个极大的笑话,以自己的实力,居然被一个废人不屑,这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喂,你笑的真难听,不过,恩,有点像太监的小声,其实,你不做人妖可惜了。”羿锋很惋惜的看着来人。

羿锋想都不用想:这人肯定是艾伯特那家伙派来找他麻烦的。因为他刚刚回来,得罪的人只有他。

“小子,你找死。”来人终于忍不住,满脸铁青,手一挥,斗气汇聚手心,化手为剑,狠狠的攻了过来。

小子,你去死吧,死在老子手里,你也算有点运气。这城中,能让老子出手的并不多。

羿锋望了一眼。脚步轻转,如剑般的掌势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

来人很惊讶的望了羿锋一眼,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能躲过他的这一掌。

“你小子倒是有点运气。”

来人哼了一句,他自然不会认为羿锋有多厉害。整个小城最杰出的羿流,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是羿流小几岁的弟弟。

来人的手势一转,再次向着羿锋狠狠的劈砍了过去。

一闪躲过。

再打!

再躲过!

继续打!

继续躲过!

……

气喘吁吁的来人,这才明白,羿锋一开始就是在斗他玩,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笑的是,自己自认为吃定了他,自告奋勇的来教训羿锋。

望着眼前站在那风度翩翩的羿锋,他心中不断大呼:不可能,不可能,这小子才多大啊。居然会比我强,他一定作弊了,一定是的。

“你玩够了是吧。那轮到我了。”羿锋微微一笑,他的身影猛地发动,还沉浸在不敢相信的中的人,连躲都没躲,一掌轻轻的映在了他的胸口。

“噗嗤……”

来人喷了一口鲜血,满脸的惊骇,这才相信,眼前的少年,真的比自己强,比他号称天才的哥哥强。

“咦,还没闭眼?那我帮帮你,咳,很晚了,该睡觉了。乖……”羿锋走向前,脚轻轻的踩在其身上,语气很和善。

“噗嗤……”

再次一口鲜血,来人终于闭上了眼睛,心底的最后一句话是:原来,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羿锋看着眼前没有生机的人,哼了一声:一个人级级别而已,居然来找我麻烦,还真以为我这五年白混了。不过,你小子也倒霉,要不是我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留你性命也不是不可能。

羿锋望着鞋上的血液,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丫的,居然把老子的鞋弄脏了。

羿锋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心底不满的嘀咕几句:秦依姐还在小院等我呢,都是你这混蛋做的好事。

……

“啊,这不是艾伯特家的侍卫吗?他怎么死了?”羿锋走后没多久,一句惊骇之声猛地响起。

“是啊,他有人级六阶的实力,在小城可以横着走啊。这,这谁能把他杀了。”惊骇的声音不断涌起。

似乎,这人在这座小城还是一个不弱的存在。只是,羿锋却不知道这一点,就算知道,他也照杀不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