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3章 震撼的理想

“扑哧……”一声轻笑从秦依的口中发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羿锋的性格。在他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明白,他又要整人了。

秦依突然绽放的笑容,配合着精致无暇的容颜。让目光集中在她身上的众人陷入了失神,但却没人敢痴迷的望着她,这女人的身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其的。

秦依显然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她赶紧用着洁白细腻的小手掩住失笑的嘴唇。嫩白的小手压着的嘴唇,让羿锋愣愣的看着,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小手。

秦依嗔了羿锋一眼,脸上飘过一道红云。

瞧着秦依的嗔怪,那心惊魂荡的眼神,让羿锋的心猛地跳了起来,羿锋不敢相信,这时间还有如此夺人心魄的眼神。与五年前相比,秦依的绝美提升了数倍不止。

羿锋摇摇头,努力的移开在秦依身上的眼神,看着那一个个痴迷的眼神,忍不住咳嗽了几下。羿锋心底十分不满。

靠,本少都看够了,你丫的谁还敢看,我把芙蓉姐姐,凤姐啊找来给你们这群混蛋看。

要是众人知道羿锋心底在想什么,怕一个什么都不会管,先揍了再说:这混蛋,太他丫的自私和卑鄙了。

这一声咳嗽,这才让众人反应过来,把眼神从秦依身上移开,只是一个个心中多了一份惊艳,或许,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绝人寰的人吧。

艾伯特这时也反应过来,他看着羿凯幕笑道:“呵呵,羿爵士的公子果然厉害,那不知道寻了多少女人呢?”

羿凯幕听到艾伯特的讥讽,脸色铁青,恨不得杀了羿锋。

“啥?你说啥?艾伯特爵士,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可耻啊,太可耻了。我说的寻花问柳,不过是到处走走,看看沿路的花朵啊,风景之类的,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以为,以我五年前十二岁不到的年纪,就能找女人不成。太可耻了,我都为你感到丢脸。”

羿锋一脸很厌恶的样子,微微侧了侧身子,一副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样子。

众人见状,心头大骂:你这小子完全是误导别人,谁会想到你说的就是字面意思。偏偏又让别人无话可说,卑鄙,太卑鄙了。

羿凯幕这时脸色才满是笑容,看了一眼涨红着脸色的艾伯特。对着羿锋佯怒道:“住嘴,你的意思是骂艾伯特爵士脑子有病了?!艾伯特爵士,小儿不懂事,你别见怪。”

一个个翻翻白眼,明眼人都知道羿凯幕在骂艾伯特脑子有病,但是艾伯特却发泄不得,毕竟羿凯幕明面上是在教训他儿子,

羿锋自然明白父亲的意思,他很配合的说道:“父亲,我可没说他脑子有病,脑子有病的前提是,他得有脑子啊。”

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掩嘴而笑:这小子,骂人很牛逼啊。佩服佩服。

艾伯特虽然涵养功夫还不错,可是被一个小屁孩在众人眼前被骂成没脑子,大掉颜面,他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对着羿锋怒道:“废物,你找死!”

说完,他的手掌就隔着桌子向着我羿锋狠狠的扇了过来。

见状,羿锋淡淡的望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拿起杯子转了一下,撇撇嘴说道:“看你老这副猪肝脸色,我很怀疑当初你妈生你时,是不是把人丢了,把胎盘养大了。”

“噗嗤……”

所有人再也忍不住,口中的酒水喷了出来:这小子,太他妈彪悍了,这骂人的水平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了,骂人不吐脏字啊。

艾伯特的身体气的颤抖了起来,他扫向羿锋脸庞的手势也快了几分。

“碰……”

如同羿锋预料的那样,在艾伯特的手快扇到他脸上的时候,艾伯特的手被羿凯幕一把挡住:“艾伯特爵士,你又何必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感受到艾伯特那几乎要吃人的目光,羿锋丝毫不在意。他不认为艾伯特在自己父亲的寿宴上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更不相信他能伤害到自己。毕竟,爱脸面的父亲,不会让自己掉颜面的。这也是羿锋肆无忌惮的打击艾伯特的原因。

“咳,胎盘,别生气了。如果你不信,回家问问你妈妈就是了,我相信,她肯定会给你肯定答案的。”羿锋不紧不慢的说道。艾伯特险些没气晕过去。

“呵呵,好一副利嘴。羿世兄,你这小儿子也不简单啊。”一个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羿锋,对着羿凯幕笑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艾伯特狠狠的瞪了羿锋一眼,不过他好像相当顾忌中年男子,居然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就坐回了座位。

羿锋自然认识这中年男子,他是布兰家族的第三子,按两家关系,羿锋该称呼他一声世叔。

羿家,布兰家都是帝国极其显赫的家族,按理说,父亲作为羿家的第二子,本该风光无限,但却因为不受羿家家主,也就是羿锋爷爷的喜欢,被发配到幕城这偏僻的地方来守祖业。这也是为什么艾伯特敢和羿凯幕作对的原因。

要不是羿凯幕不受羿家家主喜欢,凭借着羿家世子的身份,给艾伯特吃豹子胆,他也不敢和羿凯幕过不去。

与羿凯幕不同的是,布兰家主可是极其喜欢他的第三子。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对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原因,包括羿凯幕。

“贤弟说笑了,一个经脉俱断的废人,又哪来的不简单之说?”羿凯幕看了一眼羿锋,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喜。

“呵呵,萧公不也不是灵者么,你看帝国敢对他不敬的人又有几个?”中年男子摇摇头笑道。

“这逆子又哪里能和萧公相比呢?萧公可是满腹经纶、才高八斗,更能安邦治国。何况,萧公说不定哪天,一举就达到灵君也说不定。”

羿凯幕的话确实有道理。曾经,有数位才绝天下之人,在一瞬间猛的达到灵君。灵君层次的诱惑,让无数的人喜欢上诗词歌赋。再加上帝国挑选才学斐然作为官员,用作安邦治国。于是,文人这行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颇有华夏唐宋时期文人的辉煌趋势。

其实,同样一瞬间达到灵君的还有画者,舞者,歌者。但是帝国官位的引诱,让诗者人数压他们数成。

这一切在羿锋看来,这都是必然产物。尽管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但是人也不能总是修炼,总得休息,总得找乐趣,人的本性,终根底还是为了享受。实力的修炼,不也是为了自己过的舒服。但是没有现代化技术的控魅大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寻花问柳自然作为人寻欢作乐的首选了。诗词歌赋等不兴起才怪。

至于,某些行业的巅峰者,一瞬间达到灵君的层次,羿锋也不意外。华夏有过很多神话,有筹剑匠白日飞升,有高僧坐地飞升,有武者破碎虚空……

当一个人的灵魂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天人合一并不是不可能。而各种职业,也成了他们天人合一的桥梁。

只是,能做到天人合一的人毕竟少的可怜。甚至少的都成为传说了。所以,对他们所谓的萧公能成为灵君,羿锋嗤之以鼻。

当然,尽管是传说,但毕竟给人念想了,也就有人飞蛾扑火似地钻进了曾经传说走过的路。

不过,羿锋嘴角却闪过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所谓的萧公真这么了不起吗?!要是我盗窃点唐诗宋词来和他斗一斗,不知道他会输的多么惨不忍睹。不知道世人会如何惊掉大牙。

中年男子见羿锋嘴角诡异的笑容,他眼中闪过一道惊奇,对着羿锋说道:“世侄,难道你认为萧公不能达到君级么?”

羿锋微微一笑道:“世叔可别乱说,萧公才绝天下,能达到也说不定。”

中年男子诡异一笑,这小子果然有意思,‘能达到也说不定’,他的意思不就是说,能达到很渺茫么?!这小子有点意思。

“呵呵,贤侄说的对的,不知道贤侄有什么理想呢?有没有想过超越萧公呢?”中年男子似乎对羿锋非常有兴趣,含笑的看着羿锋笑道。

他的这句话,让秦依,羿母,羿流等人的耳朵也竖了起来,他们一个个把目光集中到羿锋身上,显然他们也很想知道羿锋到底作何打算。

羿锋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拍了一下嘴,极具懒散姿态的说道:“世叔不觉得,以我十七岁不到的年龄,回答你这么高深的问题好难么。何况,萧公是那么好超越了的吗?”

羿凯幕看着小儿子又是那副让他极度讨厌的懒散之态,他忍不住哼了一句。不过,对羿锋最后一句话却十分满意。起码这逆子没自大到说可以超越萧公的话。萧公在帝国可是作为不能超越的存在?

中年男子听到羿锋的话,脸上的笑容就更胜了:这小子用的是一句反问句,他的意思是不是说,萧公并不是不可超越呢?对,没错,这小子就是这个意思。狂,很狂。不过很有意思。

“贤侄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还是说说你有什么理想吧?我想大家都想知道?”中年男子依旧一脸笑容的看着羿锋说道,那表情无比的和善,只是羿锋怎么看怎么不习惯。

羿母这时也插嘴道:“是啊。锋儿,你就说说,你将来想做什么,妈妈也好帮你安排。”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