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1章 葬礼庆祝的穿越

“咳,可惜啊,小少爷虽然人卑鄙点,无耻点,可是对我们还好啊,怎么就经脉俱断呢……”

“是啊,经脉俱断啊,那不就成废物了。……”

“当年小少爷的修炼天赋,比起大少爷来也要强上几分啊,居然成了一个废人…”

“……”

周围的叹息同情,似乎都没影响一个少年。羿锋脸上依旧挂着一丝邪魅的笑容,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那双明亮的眸子满是玩世不恭。

五年以前,经脉俱断的他在所有人不可以思议的目光中活了下来,可是却被迫成为一个废物。一个一走出去,就会被人唾弃的废物。

可是,天无绝人之路,昔日的废物已经不再是废物,他整整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成长,让他有着傲气和资本,废人的称呼,他不屑再辩解。

羿锋穿越到这片大陆已经七年,经历得太多,些许闲话,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没错,羿锋就是穿越而来的。

羿锋怎么也想不到,一群狐朋狗友趁着酒性,死活要闹洞房,一个个偷入新郎新娘的新房,身为伴郎的羿锋,当然首当其冲。

可是那里想到,刚闯入新郎新居的羿锋,就被电线绊倒,扯断的电线搭在酒意迷糊的羿锋身上。没有疼痛,也没能见到上帝,却被他抛弃到这诡异的世界。

羿锋一度怀疑,上帝那混蛋,是不是怕他老婆被勾引而走,这才把他抛到这世界来。

一定是这个原因,我长这么帅,卖糕的上帝一定是担心了。羿锋想了良久,只能找到这个原因,他苦笑的摇摇头,很无奈的说道:“老人家说的没错,打扰人家春宵一刻,会遭雷劈,可是,也不能劈我一个人啊……”

“狗日的兄弟啊。我一直说:有机会,我一定要送份大礼给你的第二次婚礼。呃……尽管我是打着你不会有第二次的婚礼的主意。可是,这大礼却提前送来了,丫的,老子用自己的丧礼给你庆祝婚礼,谁有这么牛!”

想到这里,羿锋脸上又挂上一丝邪魅的笑容,穿越到这里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好处,起码开始时就年轻了许多,即使已经快七年了,看起来还是一个青涩少年。

七年前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羿锋原来以为自己到了某个古朝代,但是渐渐的清楚,这个世界不同于他所了解的任何一个朝代。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叫奇兰大陆。这是武者的世界,尽管这世界也有人被称作诗者,画者,舞者,医者,甚至是诡异的摄魂师。但这些人中,武者才是正宗。

当武者的实力达到一定层次,可以被称作武君,画君。君主作为帝王的称呼,却用来形容一个武者,并被世人所认可。就能明白灵者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了。

以个人的实力,能和帝国皇帝平起平坐。这就能想象,这世界,完全演绎着弱肉强食,实力为尊。

羿锋一度以为自己很幸运,穿越到一个武者世家,还是小孩子,就被称为习武天才。

羿锋却没想到,两年后,那刺客的一掌,把他打的经脉俱断,成为废人。而后承受世人的侮辱,各种难听的言语充斥着脑海,甚至侮辱到自己前世的父母。自己的父母那容得别人侮辱。这是羿锋的逆鳞

一想到这,羿锋感觉自己的怒气快爆体而出。

自从羿锋成为废人后,这一世的父亲对羿锋的态度便急转直下,恨不得杀了他抹去他的污点,这也是羿锋消失五年的原因。

这五年,他为此承受的太多了,更有两次为了摆脱废人的名头,曾经生不如死过。一个现代人,何曾受过如此多的折磨。

尤为让羿锋仇恨的是,那刺客的目标居然是冲着她而去,羿锋想到她的绝美,她对自己的好。一想到这样的人居然有人想要刺杀她,羿锋就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这一切的一切,让羿锋心中的怒意有增无减,五年的打探,他也知道那刺客的身份,也知道他背后的势力强势的可以媲美一个国家。

但是,这完全不能阻挡羿锋报仇的欲望。

“杂种,本少会一刀刀的割你肉,把你折磨致死的。”羿锋心底下定决心,随后微微摇摇头,把脑中的愤怒甩出。

懒散的把手伸进口袋,摸索一阵后,羿锋一愣,随即苦笑的摇摇头:“看来我还是没习惯这个世界,这片大陆,哪里又有香烟这种东西呢?咳,太可惜了,要不然凭借本少抽烟时候的帅气,小女生怕是一个个会投怀送抱。”

羿锋很臭屁的叼了一根树枝,显摆似的望向那过往的仆人。

“小少爷,树枝很脏的。”终于有一个仆人走过来提醒道。

“你有没有发现,我这样很帅啊?”羿锋问道,脸上使劲的挤着笑容。

“小少爷,你脸没抽筋吧?”

“噗嗤……”羿锋血气翻滚,狠狠的看着在家中被评为最老实的仆人吐了一个字,“滚……”

想当年,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羿锋身着犀利哥服装,用着忧郁的眼神,杂草般的头发,汤姆格斯的微笑,唏嘘的胡渣,装了几个一毛硬币的钱包,还有那半包七匹狼香烟,让无数在她身边经过的女人尖叫不已,那声音,简直比的上天王演唱会的尖叫了。有些人,居然激动的晕了。咳,魅力非凡啊!!

虽然事后他被以影响市容罪名抓进局子,但不可否认他的帅气,要不女人会激动的晕了?!啥?吓得?我靠,你再说吓的我揍你丫的。

“本少这么拉风的男人,即使没有香烟,一样会被深深的出卖的。看来,本少在这个世界要低调点。”羿锋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索性把双手都伸进宽大的衣袍中,身子微微一侧,更是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懒散姿态依靠着门框而立,望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深吸了一口气:算了,来到这个世界,就好好的活一场,何况,那混蛋刺客的山门老子一定要灭了他。

“生活真他妈好玩,因为老他妈玩我。狗日的上帝,我圈圈圆圆叉叉你……”

羿锋对着天空比了一个中指,破口大骂道。

这声怒吼,让四周忙碌的众人同时转头看向羿锋,喧闹的空间瞬间寂静了下来,仿佛时间定格在一幕一样。

“这刚回来的废物小少爷又发羊癫疯了……”

所有仆人打了一个冷颤,赶紧离羿锋保持一定距离。

羿锋一愣,不由苦笑的解释道:“本少没发羊癫疯啊。”

屁话,你见过那个神经病会说自己是神经病么?所有仆人的速度再次快了几分。

……

“弈流少爷,您来了!”一个仆人恭敬的声音,才把羿锋的思绪拉了回来,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迈着爽朗的步伐向着他走来。

青年男子身材壮硕,脸容掺带着点点邪魅,眉清目秀,不得不承认这副容貌的杀伤力,也难怪他经常可以勾搭上花船的花魁。

“大哥,我很庆幸父亲是姓羿,而不是姓九!”羿锋稍稍转了转自己懒散的身姿,看着羿流调侃的笑道。

羿流微微一愣,随即就苦笑的摇摇头。自己这小弟,尽管分隔五年。可是稀奇古怪的话语往往让自己苦笑不得。按照他的解释,姓羿就是一流了,姓九自然是九流了。

“小弟,你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不过……”羿流上下打量了一番羿锋,那浑身透露着散漫气息的姿态让他无奈的接道,“要是父亲看到你这副姿态,怕是又少不了你一顿骂。”

羿锋微微一笑,不可否置的轻声笑道:“大哥,你来这里应该不是学习父亲吧。说吧,什么事情能让你抛下花船。”

羿流看着自己的小弟,忽然叹了一口气,眼眸中流露出惋惜的神态。这堕落散漫的模样,让他心头同情起来。

羿锋本来也算的上是资质优异的灵者,可是一场变故让其经脉尽断。在所有人不可思议中活了下来,可是却和灵者无缘了。说白点,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废物,可以想想在弱肉强食的斗魅大陆活的将会如何困难。

“小弟!成不了武者,就算从文也可以,历史上不乏手无缚鸡之力的权臣。”羿流的语气低沉,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诚恳,还有一丝坚定。

羿锋缓缓一笑,嘴角轻扬,漫不经心的笑道:“大哥现在是什么阶层的武者了?”

“三阶灵人!”羿流微微想了想,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不急不慢的话语,让羿锋拨着指甲的手微微一顿,心头闪过了一丝惊讶。三阶人级,貌似自己这大哥成长的有些快哦。在这座小城年轻一辈里面,他可以横着走了。

这个世界的人认为:每个人都是一个灵体,灵自然是灵魂,体自然是肉体。所以,他们修炼的也是灵魂和肉体。

灵者分十个等级:子级,士级,人级,师级,将级,王级,尊级,君级,圣级,以及传说中的神级。每个阶段又分九阶。

羿锋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大哥留恋花船父亲从不过问了,三阶人级这样骄人的成绩,足以让老古董的父亲大开绿灯了。

羿锋心底邪恶的想到:自己是不是狠狠的揍大哥一顿,免得他太骄傲了,嘿嘿。

羿流偷偷打量着羿锋的脸色,见其脸上满是邪恶的笑容,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只是心中却多了一份疑惑。自己这小弟太与众不同了,不能成为武者的他,按理听到这样的结果,难免会失落,可是他却淡定自然,难道他心志真的磨练到宠辱不惊的境界?!

“小弟,你真的不能告诉我,你这五年到哪里去了?”

“告诉你,怕你嫉妒,承受不了用刀抹脖子。”羿锋笑笑的说道。自己这五年牵扯了太多了,自己的身份甚至不能让羿流他们知道。

羿流很鄙夷的望着羿锋:笑话,这世上还有让自己嫉妒的用刀抹脖子的事情吗?

不过,羿流心中却更加好奇了起来,这五年自己这小弟到底做什么?总感觉这小子无穷神秘似的,甚至被誉为天才的自己,好像在他面前自惭形愧。

“小弟,你以为我乐意知道啊!”羿锋不屑的说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秦表姐回来了,现在应该在前厅了吧。”

“嗖……”

带着仓促的声响,羿锋猛的站了起来,刚刚那散漫的姿态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的脑海中也闪现出一道靓丽的身影。嘴角不由绽放了一道笑容。

“不知道时隔五年,你又是何种模样呢?是不是已经出落的颠倒众生了?”羿锋喃喃自语道,嘴角的笑容更胜了。一份期待,甚至有一份心怯从羿锋的心头升起。

羿锋消失的一干二净的懒散,让羿流苦笑不已:“或许,只有秦表姐才能改变小弟的懒散姿态吧。”

只是,羿流并没有注意到,本应该是废人的羿锋,奔跑的速度并不是一个废人该拥有的速度。

疾驰到门口的羿锋猛停了下来,在羿流的疑惑当中,转过身子,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件物品,划过一道曲线抛给羿流。

“大哥,接着……”

望着手中薄薄的一本古朴书籍,那泛黄并且还有些残破的纸张让羿流不禁皱了皱眉头,但他还是疑惑的摆正书籍淡淡的扫了一眼。

但马上,他就惊骇的大叫道:“日阶低级武技!”

羿流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的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的几个文字让他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羿流拳头大小的心脏仿佛经受狂风暴雨的震撼似地,扑咚扑咚的急速跳动。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日阶功法啊,多少人会为其争破头脑。

“自己这小弟,果然神秘的很,只是这五年他到底做什么去了?”羿流很无奈,羿锋不说,他没有办法。

尽管自己是他大哥,可是他这丢垃圾似地抛出日阶低级功法,这也太牛了吧。这可是会被人争的头破血流的东西。

羿流使劲的摇摇头,嘴角闪过一道无奈苦涩的笑容,望着手中卖相十分不好的秘籍,心中狂喜的同时却也深深的无奈。

“或许,只有秦表姐能得到些他这五年的信息吧。”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